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家庭情感 > 正文
看著女友被巨大進入 女友被別人在室外調教
更新時間:2019-10-18 16:44:58  點擊次數:

  看著女友被巨大進入,女友被別人在室外調教。“裸婚”之后,浪漫都去哪了7年前,我和老公周仁是典型的“裸婚”,沒存折更沒房子,甚至連像樣的工作也沒有,大學剛畢業,我們就結婚了。我們騎輛98元的二手單車去領結婚證,我坐在后座上悠悠地晃著雙腿,覺得一切如此美好。

  突然有交警攔住了我們,說是單車帶人要罰款。我跳下來沒心沒肺地笑:“警察哥哥,我們是去領結婚證呢,當然要坐一輛車呀,圖個好兆頭嘛。如果一人騎一輛,說不定婚后要分道揚鑣呢!”交警忍不住笑了,示意我們朝前開,并且送上了美好的祝福:“祝你們的婚姻車穩穩當當天長地久哦!”周仁反過頭來看我,說:“你看,我們多牛,這城市可沒幾人結婚能得到交警這么另類的祝福。”

  把婚姻車穩穩當當開一輩子,這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沒那么簡單。結婚以后我們才知道,柴米油鹽醬醋茶吃穿住用樣樣要辛辛苦苦掙,同事親戚朋友人情世故件件要得體周到,不諳世事大腦簡單的我倆,沒半年就將日子過得拮據慘淡狼狽不堪。

  面對窘況,我心里當然不舒服,開始數落周仁掙不到大錢怨他家底差沒有“富一代爸媽”。周仁也不示弱,責怪我不會勤儉持家,說他爸工資比他的還低她媽每月把全家的日子過了還要存錢……爭爭吵吵困倦之極。終究還是我的手段多,軟硬兼施,逼著周仁寫下“奮斗狀”,發誓兩年之內一定改變現狀,我這才偃旗息鼓不吵不鬧乖乖等待夫貴妻榮。

  不做黃臉婆,也會出問題

  周仁跳槽去了一家大型廣告公司跑業務,開始早出晚歸,每個月交回來的錢逐月增加,我緊鎖的眉頭漸漸舒展,喜笑顏開。

  有一天晚上,周仁興奮地告訴我:“老婆,我要單干了,你來做我的老板娘吧。”原來,周仁打算自己開裝修公司,老板員工都是他一個,跑業務,請裝修工人,買材料,做設計,他都得做。所謂的請我做“老板娘”,實際上就是幫他監工、跑腿、討債等等。我可不愿意,本小姐現在的工作多清閑呀,只是工資低一點,我可不要累成黃臉婆,到時還要斗“小三”。

  幾個月后,大概實在太忙,老公告訴我他請了個幫手,是他以前的同事劉群。這女人我認識,跑業務的,身材高大,性.格豪爽,特別能喝酒,聽說她跑業務和追討債務都厲害,主要靠喝。

  雖然我知道老公不會喜歡這種類型的女人,但心里還是酸酸的。俗話說“日久生情”,他們兩人每天幾乎有十多個小時待在一起,再是不來電,摩擦久了難免也會發熱。特別是自從劉群來了后,我覺得老公回家更晚了,他給我的解釋是劉群帶來好多業務,更忙了。

  有天深夜,老公還沒回家,我打了幾個電話都沒人接,最后通了,可那頭傳來的卻是劉群的聲音:“嫂子,周哥喝多了,我給他在七天酒店開了間房,讓他睡會兒等酒醒了就回。”我一聽,頭立刻大成兩個。我的老公,躺在別的女人開的房間里!

  我沖到酒店,把老公從床上拽起來就往外跑,他的口里卻還在呢喃:“劉群,來,我們再干一杯,跟你合作,痛快!”我怒眼瞪著劉群,沒想到她不退反進:“嫂子,周哥實在太累了,你就讓他在這休息一會兒吧。”“我自己的老公,還不讓我帶回家了?”我說話的分貝加高了。她也不客氣:“你每天就知道過自己的悠閑生活,從不想想周哥在外面多辛苦,也不體諒體諒他!”我幾乎氣爆炸,但也無話可說,因為劉群說得沒錯,我確實極少體量和支持周仁。

  夫唱婦隨,成為他的事業機器

  第二天早上醒來,周仁什么也沒說,我心頭一驚,很顯然,他不像之前那么在乎我了,因為他明明知道我特別討厭男人喝醉,何況他還睡進了另一個女人開的房間。我敏銳地感覺到,周仁對劉群已產生一種依賴,一旦我毫不留情地吵鬧,也許會把他推向那個女人。坐下來冷靜想想,周仁辭職單干的這兩年來,我確實太忽視他的辛苦,只顧問他要錢,然后和姐妹們逛街美容,有時他忙得連飯也顧不上吃,我卻拋下他飛去外地旅游了。

  我一直以為,只要自己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,保持被嬌寵的姿態,我的愛情便永遠不會離我而去,我可以高枕無憂地做我的“幸福豬”太太。現在看來,我的想法有些幼稚。對于“奮斗男”來說,也許更看重實用性.。思來想去,我決定改變自己。

  從此,我像換了個人,家務不再要周仁插手,他只管“衣來伸手飯來張口”。我狠補裝修知識,幫周仁做設計,幫他與客服周旋,幫他去建材市場討價還價,幫他監督裝修質量……總之,周仁是我的主心骨兒,我每天就是圍著他轉,他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,不再思考自己,不再考慮我的人生和追求。周仁的公司發展得更好了,在A級寫字樓租了幾百平米的辦公區。

  有一天,在施工現場我不小心戳到了手。周仁送我去醫院。醫生一聽是在工作時傷的,看看我,又看看身邊的周仁,說:“老板能親自送員工過來還不錯,但她這傷流了不少血,你看她一身灰塵撲撲的,得準個假讓人家回去休息一下。”我頓時愣住了,醫生的口氣里,明顯對我充滿了同情,覺得周仁是高高在上的老板,而我只是他手下一個做苦力的打工女人。

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,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,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,請郵件至:[email protected]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,歡迎監督。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| 版權投訴 | 聯系我們 | 公益活動 | 網站導航
Copyright @ 2016 汕頭城市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