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家庭情感 > 正文
粗棒慢慢進入自己體內,腿分大些 自己揉給我看,哥哥你好厲害我不行了
更新時間:2019-08-19 10:31:18  點擊次數:

  粗棒慢慢進入自己體內,腿分大些自己揉給我看,哥哥你好厲害我不行了。入冬前的陽光總是格外讓人沉醉,我用兩只手當做靠枕躺倒在床上,肆意的享受著傍晚的太陽。

  班長突然打來電話,要我幫忙給學妹裝幾個軟件。

  我說,你的學妹?

  班長說,我的就是你的。

  我離開從窗戶散落下來的一大片太陽,盡力回憶著裝軟件的步驟,我可不想當著人家的面打開​百度搜索。

  坐到電腦前后我發現自己也沒有忘的多么干凈,有些東西你熟練了,就會一直攥在你的手里,一般這種東西我們稱之為肌肉記憶,而有些人或事,你以為隨著時間的流逝已經慢慢的消失在你的腦海里,但總有那么一些時候會突然填滿你的的視線,這些,我們稱之為記憶。

  我在教室的前排鼓搗電腦,以前這間教室我們的教室,現在被下一屆占用了,而我成為了學長。

  班長拉著學妹在我旁邊嗑瓜子,聽到我清脆地敲了一下鍵盤后轉頭望向我,班長說,你輕點,別給人敲壞了。

  我說,壞不了,我弄完了,你們玩吧,我回去了。

  起身之前我回頭抓了一把瓜子,忙活了半天,總得要點什么​。有人開門進來,從我背后慢慢走到了教室的后邊,我似乎感覺她在看我,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期待著我回頭看一眼,我跟班長告了別,灰溜溜的​離開了教室。

  第六感不一定是最準確的,但當你感覺到什么事情的時候,就一定有要發生​。

  班長從后面追來,神秘兮兮的問我,我聽說你倆認識啊,怎么連聲招呼也不打,人家看了你半天。

  其實我的心里也猜了個大概,她學妹的圈子里,就只有夢晴沒來​。

  我說,你怎么不陪學妹們玩耍跑來找我了​。

  班長鄙夷的看了我一眼,你知道我在說誰哈。

  我在心里尷尬的笑,我說,我弄電腦呢,沒看到誰進來。

  口是心非的毛病我改了很多年,越是需要緩解尷尬的時候,我往往把自己弄得更尷尬。

  和夢晴是在去年運動會時認識,當時看人家好看,要來了微信,每天聊,吃過兩次飯,當時我還沒從一段很累的戀愛里走出來,當你失戀的時候每個人都在告訴你,時間和新歡,時間抓不住的話就去抓一個新歡。

  有一次和她一起吃飯,去之前我在和發小微信聊天,互相通知一下暑假什么時候回家,只是聊天列表恰巧被夢晴看到,她要我手機打游戲,我毫無防備就丟給了她,回到宿舍后我才明白為什么這頓飯吃的這么沉悶​。

  從那以后我們聯系越來越少,解釋,爭吵,和好,一段感情總是這樣開始,又以這種結尾結束,我想要解釋,又懶得解釋​。

  我躺回了已經失去陽光的床鋪上,打開夢晴的聊天框,盡力回想著上一次說話是在什么時候,話題討論到了哪里,會不會已經忘記了我。

  想盡了所有避免尷尬的開場白后,空白的對話框彈出了一條消息,我很驚訝,同時也很開心,非常的開心。

  消息寫的是,你剛才在我們教室嗎?

  我用最快的速度回復了她,嗯嗯,給別人裝了個軟件。

  寒暄一樣的聊了幾句后,我說,你想吃雪糕嗎?

  夢晴說,可是在上晚自習,你要請我嗎?

  我快速在屏幕上打出回答,當然,下自習我去接你。

  我在床上躺平,扭頭看了看打聯盟的班長,我說,班長,有時候緣分是需要你自己去把握的。

  班長說,放大啊,乃求了。

  我很開心,想把臉埋進枕頭里面笑。

  班長突然回頭說,屁,只有對線是能自己把握的。

  十月底的天氣漸漸變涼,越長大越覺得季節變化地不是那么明顯,小時候總感覺穿短袖就是夏天,直到有一天,媽媽拿出秋衣說,天冷了,穿厚點。秋天才算是來了

  夢晴說她快下自習了,我說,你在教室等我吧,我過去。

  我哆哆嗦嗦的走在學校里的路上,穿過宿舍樓,穿過操場,穿過我兩年內走過了無數次的花花草草,時間過得太快,快到兩年時間像穿堂風一樣呼嘯而過。

  夢晴在教學樓的拐角處喊住了我,沒想到過了這么久再見面竟然是一個黑黑的夜里,這和許多寫好的劇本差距都有點大,一般這種重逢的情況都出現在飄揚著情歌的咖啡屋里,或者某一趟公交車上,而現在我竟然要在一個晚風吹得發抖的夜里帶人家去吃雪糕。

  夢晴放回去了那個看起來很好吃的冰棍,拿起幾個糯米糍,說,要這個吧,多拿幾個,給我室友帶回去。

  我讓他多拿了三個,我吃一個,給班長和雄哥也帶回去一個。

  從超市到夢晴樓下的距離不足以回答完她所有的問題,我們以最慢的速度走到了她樓下,夢晴從我手里接過用袋子裝著的糯米糍,遲疑了一下說,嗯…你先回吧,我要和室友去打熱水,明天找你吃晚飯好吧。

  我本來打算說我陪你去好了,想了一下,又說,好的,那我們明天見。

  夢晴轉過身后又回頭白了我一眼,今天又不是不能用微信說話了。

  我把脖子往衣領里縮了縮,是啊,明天見是最好的告別語​。

  因為是返校做畢業設計,我的課很少,但周四是很特別的一天,這天排滿了一天的課,從早上到晚上,神奇的是這滿滿一天的課卻不是考試課。

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,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,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,請郵件至:[email protected]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,歡迎監督。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| 版權投訴 | 聯系我們 | 公益活動 | 網站導航
Copyright @ 2016 汕頭城市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组